茄子app污版

这个时候,凌辰回忆着刚才的情况,忽然间,却是觉得有一种莫名的、微妙的违和感。

这是一种难以形容的感觉,一时之间,很难说得清楚,但却缭绕在心中不停升腾。

这种感觉,来源于刚才制作发射装置的时候,过程实在过于顺利,甚至顺利得令他感到不太对劲。

从来都没有实际操作过,他想不通,自己是怎么一次成功的。

在动手的时候,他自己连半点犹豫都没有,仿佛在实行之前,就已经确认一定会成功一样。

这令他越发觉得,这次副本真的相当诡异,似乎还有什么没想到的地方

这种感觉可以说是毫无征兆毫无理由,但身处副本世界,任何一点不起眼的小事,都不能忽略。

凌辰沉思了一阵子,终究还是没能想出一个具体的理由。

最终,他摇头叹息一声,并且抿了抿嘴角。

既然暂时没有想通,只能期望接下来会有新的线索,可以解开自己此时的疑惑。

已经休息得差不多了,凌辰站起身,转身离开了病房。

他拿着从怪物身上取得的钥匙,在走廊里朝两边打量。

喜欢跳芭蕾的女孩

很快,他便通过钥匙上的小牌,找到了对应的房间号,开锁后走了进去。

顺带一来,大约一两分钟之前,凌辰在某个拐角再次遇到那个壮硕的怪物。

然而,对方却看也没看他一眼,仿佛当他不存在那样,直接从身边走过。

很显然,医院一楼的危险,可以算是彻底解决了,不会再对凌辰产生任何麻烦。

那么,接下来要关注的地方,便是在二楼上面,到底会有着什么东西在等待着。

这个世界,人们可能会对各种不同的东西上瘾,例如美食、游戏。

而凌辰,则对副本里面的生活上瘾,推理破解迷题、从绝境逃出生天,都能给他一种无比的满足感。

对于主办方接下来会使出什么手段,凌辰此时除了紧张,更多的却是一股期待。

言归正传,凌辰最后使用钥匙进入的房间,是一间独立办公室。

正面进去后,他第一眼看见的,是一张宽大的办公桌,桌上放置了一台电脑,旁边还堆了一些交件。

凌辰拿起了其中一份文件,打算看一下有没有什么可以用的资料。

可是,文件上面沾满不知名的污渍,啥都看不到,随后翻了一遍文件堆,发现每一份文件都是如此。

随后,他看了一眼放在桌上的照片,在里面的,是一个穿着白大褂的金发男人。

再翻了翻抽屉,找出了更多的照片,以及一个空了的药瓶子。

照片里的是同一个男人,不过却不是穿着白大褂,而是健身时的运动服。

至于那个药瓶,里面残留了一些粉末,看来本来是装着药丸的,标签上印有“肌肉增生剂”的字样。

透过以上的东西,凌辰脑补了一些细节,猜测了一下事情经过。

显然,是一个喜爱健身的医生,服用了过量的肌肉增生药物,使得身体产生了异变。

这令凌辰想起在公交车时,看到的其中一篇报导,指出服食该种药物过量,甚至会影响思维能力。

“原来那些报导,是用在这个地方的,换句话说,另外的几篇报导,可能也会有与之对应的地方。”

对于这家伙身为医生,为何还会服吃过多剂量的药物,凌辰并不关心。

有一点大概的认知就行,这并不是目前的重点,不需要过于深究。

他更关心的是,单凭一个吃错药的医生,显然不足以令医院变成现在这副模样。

尽管,暂时摆脱了危机,但后面还有更大的谜团,隐藏了在更深沉的黑暗之中。

念及此处,凌辰不由自主地加快了搜索速度,翻遍了整个办公室。

一番搜查之后,他找到了以下这些东西:

一串钥匙、四五枚用来夹文件的回形针、一小罐用来定形头发的喷雾、一块口香糖、一卷透明的宽胶带。

值得一提的是,那一串钥匙是在角落里,某个花瓶的底下找到的。

这让凌辰都有点无力吐糟,这一次主办方似乎改变了风格,在某些细节方面,根本就是为了复杂而复杂。

嗯,

越来越像某些要求玩家逃命,却不断要他停下来解谜的游戏。

在钥匙串上面,一共连着了三把钥匙,除了用来开启楼梯门的那一把以外,另外两把上面印有“205”和“23号”字样。

看起来,应该要等到凌辰上到二楼之后,这两把钥匙才能够派上用场。

紧接着,凌辰便把这些零碎的玩意,放进了衣服腰部两侧的口袋里面。

当然,之前没有用完的火柴,也是一并放了在里面的。

只可惜,那个手电筒在刚才点燃火柴的瞬间,灯泡就已经破碎掉,彻底失去了用处。

“在上去第二层之前,最好还是弄些趁手武器,至少能有些安感。”

知道这一层暂时不会有危险,如果不将时间利用起来,总会觉得有点浪费。

紧接着,凌辰回到之前的病房,找回了那一根铁管。至于还留在地上的手术刀,他并没有去动。

一来,刚才刺进怪物体内时,手术刀似乎磕到骨头,刀身上崩掉了一角,有着一定程度的损毁。

二来,尽管手术刀足够锋利,但是在长度方面却不尽人意,若要成功伤害敌人,双方必须十分靠近。

接近对方,意味着更大的额外风险,对于现在的凌辰来说,这绝对是要尽量避免的。

首先,凌辰将铁管里面的残留物都清理掉,省得挥动多几次后,这些东西会糊在自己脸上。

然后,他打破了一个柜子上的玻璃门,让玻璃碎片落满了一地。

使用宽胶带黏住大片碎片,再一层一层严严实实地,缠绕在铁管的其中一端。

理所当然地,玻璃碎片会刺穿胶带,略微露出一角,形成一个类似于狼牙棒的锤头,起到提高杀伤力的作用。

凌辰从前当小混混时,确实也有过制作近身武器的经验。

他知道,在棍棒上面绑刀子,别看电影经常这样演,但实际上,是非常不明智的做法。

因为在使用几次以后,根本无法确保刀子不会移位,除非花时间去焊接,否则耐用程度高不到哪去。

然而,凌辰的手头上只有一卷胶带,没有合适的工具,更没有这个时间。

相比之下,制作一个简易的狼牙棒,无疑显得更为实用一些。

很快,手持狼牙棒的凌辰,终于又一次来到了楼梯门前。

他深吸了一口气,硬着头皮用钥匙开了锁,谨慎地推门走了上去。

他别无选择,即使明知道会有危险,但也只得走进另一个未知的区域。

顺着延伸上去的台阶,走了一小段路,没过多久,他便终于来到了医院的二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