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传媒资源链接

“你笑什么?”

程斌看着笑到浑身抽搐的楚邢,语调古怪地问道。

笑够了的楚邢单手揉了揉脸,随后表情骤然平静了下来。

程斌怔了怔,发觉此时楚邢的状态和开启大脑超频的埃米有点像,但感觉更自然一点。

楚邢将手里空空的纸杯举到眼前,仿若端详艺术品一般打量了很久,随后才转头看向程斌。

“你的能力精度深入了原子核,能进行元素转换?”楚邢以肯定的语气问道,“你把构成植物泥土的原子拆解成质子中子电子,并重组捏成肉饼和这杯水?”

“嗯…”程斌满意地点了点头,“…你果然很聪明,不枉我把你救下来,楚邢…你可以叫我程斌。”

“程斌?”楚邢直入正题,“看来我身上有你要的东西…只要你保护我回到我的实验室,并使用能力帮我实现几个研究项目,你要我做什么都行。”

“喂,你难道不该先报答救命之恩么?话说回来,你的实验室不是被郑成的人摧毁了吗?”

“不解决龙族的问题,我活着和死了又有什么区别?我可还有容身之处?”楚邢嗤笑了一声,“至于那只只会用肌肉思考的郑猩猩,怎么可能发现我隐藏最深的实验室。”

“也行,反正我很好奇你打算做什么。”

程斌答应了下来,随后对着楚邢说道:“不过现在,我觉得你可以先预付一点报酬。”

不顾一切为了爱

“说。”楚邢言简意赅。

“闭上眼睛,尽量保持平静,”程斌对着楚邢伸出手臂,五指虚拢在他头顶,“如果胡思乱想,等会儿变成傻子了可别怪我。”

“你能读取记忆?”楚邢先是惊了一下,随后立刻闭目冥思,整个人都沉静了下来,进入了一念不生的状态。

看到楚邢的反应,程斌赞许地点了点头,他的五指间顿时构造出了繁复变化的电磁场。

从埃米那获得了一些思维方面的关键数据的程斌,对人脑记忆与思维的解析又进了一步。

很快,楚邢的记忆就乱中有序地展现在他面前。

程斌首先找到和知识有关的线头,随后将楚邢所有客观科学知识都拉出来浏览了一遍。

令程斌感到意外的是,之前楚邢和郑成交流时提到的被摧毁的工厂,就包含了系列药品生产工厂。

楚邢脑子里有着系列相关的大致生产工序与技术资料。

“不过现在的记忆读取还不是百分百靠谱,为了防止遗漏,等会儿整理一遍后和他交流一下吧,他实验室里看起来也有详细的知识储备…”

一下子达成了来这个世界的基本目标,程斌稍微有点欣喜,随后大致把楚邢其他记忆粗略浏览了一下。

看外表楚邢和郑比较年轻,但实际上他们都是地球联邦建立前出生的中老年人了。

只不过地球联邦成立后科技进步飞快,简单延长寿命和外貌调整的方法数不胜数。

浏览楚邢记忆的程斌忽然皱了皱眉,他忽然在楚邢非常深刻的部分记忆里看到了一幅画面

一个得意的西方年轻人,在三维投影里展示自己用各种生物基因出来的西方幼龙…

如同病菌一般的龙族细胞侵染,球环境的骤然变化,无数生物衍生出的各种巨龙与人类的疯狂战争…

程斌皱着眉看完了楚邢关于龙族诞生前后的相关记忆,然后收回了读取记忆的五指。

“龙族居然是这样来的…不可能…”

程斌查看了一下目前获得并解析出的龙族基因数据,从已有的数据来看,龙族的基因内存在着深不见底的迷雾。

“这种高度压缩、重复加密、能不断转录出新信息的基因,不可能是随便一个爱好者能捏出来的。”

看了眼身边有些恍神的楚邢,程斌暗自琢磨道:“在混乱的基因拼接中硬生生凑出恐怖的龙族基因,能在操作者无知无觉间将这种发生概率微渺到几乎为0的事件实现的…”

程斌忽然想起了自己曾经莫名中奖的那张彩票。

“…会是高维干涉吗…”

在程斌沉凝的时候,回过神来的楚邢揉了揉太阳穴,对程斌开口道:“你看到了什…算了,出发去实验室吗?”

“走吧…”程斌看了眼楚邢,随后走到一边一个扫腿砍断了一颗巨树。

他抱着落下的树干在怀里挤压捏吧了一下,就弄出了一个金属板子来,并用电磁力御使它飞了两圈试试不能在体外使用念气,各个地方都很不方便啊,带个人都得弄个外挂部件…

给金属飞板边沿套上了从火星生态城学来的离子隔离罩后,程斌拍了拍手,转身对着一边眼角狂跳的楚邢比了个手势

“没时间解释了,快上车。”

……

在繁盛密林的深处,一个临河的低矮山丘上,一座庞大的城市坐落在被削平的山丘顶端。

既像是石头,又像是陶瓷的高耸围墙将整个城市圈了起来,除了正面有一条曲折的大道外,其余地方墙面就紧挨着山崖。

一路交流着信息的程斌与楚邢落在了这座城市远处,楚邢看见山顶的那圈围墙眼神闪烁了一下,不发一言。

程斌用景图四处扫视了一下,城市里的人口不多,也就几万的样子,在城市外的密林里,有很多人类分成一个个小组在活动着,似乎在搜集资源。

在球植物生物被龙族基因侵染的情况下,似乎普通的种植业和养殖业都废了,搜集资源的人类大部分都是在狩猎各种或强或弱的变异生物,小部分在采集森林中能吃的植物与水果。

粗略看了看地球人类的现状后,程斌转头看向一直没做声的楚邢:“好了,你的实验室入口是不是河底的那个?”

之前景图扫过的时候,程斌已经在城市地下发现了庞大的空间,根据楚邢的说法,那些基本就是他的手笔,不过上层的空间看起来已经被破坏了。

在引力探测里能看到更深处的独立空间,从河边的某处有一条地下水道连接到那个地方。

楚邢点了点头后,有些奇怪地问了一句:“你的探测能力可以无视我设置的干扰设备?”

程斌笑而不语,带着楚邢一路隐形潜入了河底,找到藏在河流深处某个岩沟处的入口。

依靠不露痕迹的水力机关挪开入口处遮掩的巨石后,两人在黑暗的水道中穿行了一会儿,就从一个水池中冒出头来。

没有沾上丝毫水迹的两人走到岩洞里的封闭大门前,楚邢在门上操纵了一下,验证了身份后带头走入了开启的大门。

程斌跟进去后,大门就自动封闭了。

在大门内的隔离检测间中,楚邢看着一边墙上投影出的数据,忍不住转头看向程斌道:“有个问题我一直想问你…”

“…你到底有多重?”